175小说网 www.175box.com

穿越大唐开局自爆穿越者的小说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穿越大唐开局自爆穿越者的小说》精彩小说

你喜欢看小说吗?一定不要错过天下翱翔的一本新书《我,军师,开局自爆穿越者》,主角是苏哲刘备。主要讲述了:华夏上下五千年,战争不断,荣辱兴衰,历史长河之中,唯有三国让人热血。 他穿越到了东汉末年,眼看就要被饿死,所幸被刘备手下相救,保住了一条性命。 为了报答救命之恩,他自爆穿越者身份,就在刘备身边做了军师。 “两千年历史牢记于心,主公信我!我还能害你不成!” ——他,穿越者,帮主公统一天下很合理啊!…

《穿越大唐开局自爆穿越者的小说》精彩章节试读

点击阅读全文

建安元年。

盱眙城外,傍晚时分。

“苏哲!醒醒!醒醒!”

躺在泥坑里,满身泥泞、辨不出身上颜色的青年,依旧闭着眼睛,只动了动干裂的嘴唇。

“有反应了......苏哲!快醒醒!”旁边的人欣喜道,又继续叫道。

青年终于在声声急促的呼唤中,艰难地睁开了眼睛。

这是苏哲穿越到这个时代来的第二十多天了。

至于具体是二十几天,已经记不清了。

他当前只需要记得,若能吃到一口饼子,可以多撑两天。

若是一口粥,大概也能再撑一天。

苏哲努力睁开眼睛,眼前一片模糊,只能看到似乎有人影在晃。

几天滴米未进,看人都是重影,光怪陆离,像在看万花筒。

突然,一个什么东西逼近。

接着一口温热的稀粥,带着小米的香气,送入口中。

嗳......

这简直是世上最美妙的事情了。

已经陷入绝境的五脏庙,此时终于迎来了停摆了几天来,第一波加工物料。

胃、小肠依次开始投入工作。

血液也开始在身体中提速,八百里加急地把营养送往全身各处。

胳膊、手指、腿、脚掌开始一一在恢复知觉。

全身的器官开始重启了。

一口粥就可以救命,苏哲这下算是深有体会了。

苏哲舔舔自己干裂的唇,慢慢看清了眼前之人。

这不就是和他一起流亡到此地的那几个小同乡么?

说是同乡,也不知道算不算。

毕竟苏哲是穿越过来的。

现在好了,本以为要当头一个饿死的穿越者了,谢天谢地,哥又回来了。

还是活着好。

两口粥下肚,苏哲终于稍稍缓过来了:

“谢......”

“别谢我,是前面的将军给的。”喂粥的小同乡指了指前方。

听到这话苏哲勉力起身,想看看这位天使般降临的救命大恩人是哪位。

天色将晚,只见远处一大片营帐,中间一杆大旗在风中猎猎飘扬,上面一个大大的字,仿佛是“刘”。

刘?姓刘?姓刘的将军?

苏哲使劲摇了摇迷迷糊糊的脑袋。

“呼......”一阵风卷着尘土袭来,苏哲眯起眼睛,脑子却清明了起来。

刚穿越过来,食不果腹地流浪了一个月,满脑子都是怎么活下去,差点忘了自己是从一千多年后穿越过来的人。

如果没记错,盱眙这个地方,建安元年,刘备恰好带兵与袁术对峙良久。

难不成是刘备救了我?

再吃了几口,头已经没那么迷糊了,苏哲沉吟半晌,坐了起来,想要确认一下。

“那大将军长什么样?”

“嘿,那大将军长得很不一般,耳垂特别大,胳膊也特别长,身边还有一位将军,面色发红,胡子又长又好看。”小同乡来了兴致,神神秘秘地凑过来说道。

苏哲眼底一亮。照这么说,八九不离十,便是刘备了。

刘备,刘备。

要知道,在他们那个时代,很多人都不喜欢刘备。说他虚伪、软弱,一哭走天下。

不过在苏哲看来这其实都是表象。

在他看来,如果刘备真的这么草包,为何枭雄曹操会找刘备煮酒论英雄?

为什么张飞关羽都是超级猛将,始终不离不弃?

陶谦、刘表这些当世诸侯,为何会接二连三把自己的地盘送给他?

甚至,连聪明绝顶的诸葛亮,也愿出山相助,还鞠躬尽瘁,卖命卖到死而后已?

从织席贩履,到乱世占得天下三分之一,没有能力办得到?

这是妥妥的屌丝逆袭啊!

放到现代,那都是天花板级别的励志传奇。

这种牛人,不该敬佩吗?

只是刘备一直都命背,转战西东,身如浮萍,老被人当枪使。

比如这一次,刘备来打袁术,还不是曹操指使的。结果……

苏哲眯了眯眼。

结果,投奔刘备的吕布,趁刘备与袁术相持,却突然发兵取了徐州下邳,导致刘备兵溃,流离困顿。

而吕布这个冷血动物,就像农夫救下的蛇,刚能动,反口就给了老刘狠狠一口。

不过,看现在的情况,刘备此刻还能安安静静在这里屯兵,应该这一切还没有发生。

但是在他看来,应该也快了。

苏哲胃里的粥逐步温热着五脏六腑,四肢百骸在进一步复苏,舒展。

而远处的军营一片安宁,看到这里,苏哲不禁心念一动。

那个给予自己生机的人,还不知道自己马上要面对戎马生涯的又一次重击。

随后苏哲接过碗来,三下五除二喝完了剩下的粥,暗暗下定了主意。

感觉可以走动了,苏哲从身边树丛里捡摸了一根木棍,拄着站了起来。

看到苏哲拿着木棍一副要走的模样,小同乡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你去哪里?”

“报恩。”苏哲笑笑,头也不回,向军营走去。

片刻后,看守军营大门的守卫见有人上前,立即朗声喝住:

“站住,干什么的?”

面对士兵的询问,苏哲在那一瞬有点犹豫。

这总不能说自己是个穿越者吧?虽然这个时代还是有人信鬼信神,但毕竟穿越太过于匪夷所思,是个人都不会信,何况三国里能跟枭雄曹操媲美的刘备。

本也只是想要好心告知刘备即将到来的危险,没必要给自己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就说自己是流民,偶尔得知了这个消息......

他打定了主意,便抓紧木棍,努力稳住还有点打飘的腿,尽可能坦然地对士兵说:

“我是此处州民,这里可是刘玄德刘将军的大营?我有紧急军情报于刘将军。”

守卫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苏哲,眼中颇有疑惑。

苏哲则是顺着守卫的眼神也低头看了自己一眼。

这一望之下不要紧,苏哲才想起,自己之前曾饿晕在路旁泥泞中,身上的麻布衣服带着一股一股的泥疙瘩,早已辨不出颜色,可能还有一股馊味。

世道如此,苏哲暗暗苦笑,收敛起神情,抬头正色道:

“兵祸四起,能活下来已经不易。我有紧急军情,请速报刘将军,以免贻误战机!”

士兵听了,不敢再怠慢,火速返身去上报。

少顷,营中呼啦啦出来了四个彪形大汉。

一边两个,将苏哲上上下下左左右右都摸了一遍,连拄着的木棍都給收缴了,才架着苏哲入了营。

见玄德公居然要被架进去?

阵势这么大么?

苏哲有点无语。

这阵仗,我这小身板,至于这么戒备嘛......

直到被架入大帐中,几个人才松开他。

帐中几盏烛光,将军帐之内照的透亮。

只见二人长坐于内,一人面如冠玉,双眸明亮,威严不语。一双大耳果然大得异于常人,还真是刘备!

另一人红面长髯,一双丹凤眼,锐利似箭,肯定是关羽无疑了!

苏哲同逆袭偶像第一次见面,却好像认识很久了一样,觉得甚是亲切。

稳了稳身形,苏哲缓缓站定,生涩地拱了拱手。

刘备早已听到禀报,知道有人自称有军情相告,见到苏哲进来,向身后那四人微一偏头,四人齐退。

如今帐内只剩他们三人。刘备和关羽齐齐看向苏哲。

只见来人满面饥色,一身褴褛,年纪不过十七八,身材单薄孱弱,步伐虚浮。

二人微微惊讶,有军情相告的人竟然是路边的一个流民?

望着苏哲腌臜不堪的流浪模样,刘备暗叹了一口气。

他和袁术在此对抗了一个月了,路边偶能看到这样打扮的流民,失去家园,流离失所。

每次在路边看到流民,刘备都会交代士兵匀一些粮食救济救济。

只是,流民的头等大事便是想办法活下去,怎么还能接触到军情,还是紧急军情?

关羽见苏哲一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模样,便放松戒备,面色稍缓,尽可能客气地问道:

“你乃何人?”

声如洪钟,甚是悦耳。

苏哲苍白的脸上透出虚弱的笑容,双手举起想要作个揖,却忘了应该是哪只手在前,哪只手在后。

苏哲怕被这二人看出端倪,心一横,管他对错,反正也是流民而已,于是左手将右手一拢,躬身行了个礼,低低的声音缓缓响起:

“我是苏哲,见过二位将军。感谢刘将军施粥,救我一命。”

体力还没恢复,声音还听起来有点虚。

闻言,刘备释然,淡淡道:“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苏哲起身,抬眼瞥了一下二人,两人的面色尚且和善,便继续说道:

“久仰刘将军大名,今日又恰逢将军,我有一重要情报,特来告知。”

关羽微微眯起双目,关键的部分来了。

关羽从见到苏哲第一眼起,就带着深深的怀疑。

若只是路边普通流民,关羽还多有同情。

可是对声称有情报的流民,关羽不能不多一分警惕。

军机大事,事关机密,流民能有什么机会接触到有价值的情报?还是重要情报?

此时战事胶着,双方都损兵折将,多有损耗。

当此关键时刻,可别是袁术奸细佯装流民,设计哄骗于他二人。

关羽又将苏哲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声音骤然冷了起来:

“情报为何,速速道来!”

听到关羽冷冷的语气,苏哲有一丝不爽。

心里难免忿忿。我是来帮你们,又不是来害你们。

看来,无论在后世,还是古代,好人最为难做。

苏哲舔了舔皲裂的嘴唇,不去理会关羽。只对着刘备认真地说:“刘将军,下邳即将有变,请速回下邳。”

这样的说辞,苏哲也是想过的。

总不能一上来就说,刘将军啊,你的下邳就要被抢走了。谁抢的呢?是吕布那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啊......

人家两人还没撕破脸,说得太确定的话,说不定刘备还没回去,他就已经被当做离间二人的奸细给砍了。

不如只略略提醒就好。

听闻此言,关羽眉头一皱。

刘备则是心下暗吃一惊,重新看向来人。

要知道,苏哲在刘备的眼里,不过是一个还没有及冠的年轻流浪汉,连表字都还没有。按照当朝严格的户籍管理制度,怕是连盱眙都没出去过,此刻居然能站在他面前,如此镇定地口称下邳有变,不能不惹人生疑。

不过刘备依旧在心中默默盘点了一番。

在他看来,徐州六郡,各级官吏和世家大都拥护自己,当初曾百般力挺自己提领徐州,内部团结,不应该有哪股势力有实力生变啊......

而下邳是徐州州牧治所,目前由三弟张飞把守。三弟素来勇猛,威名在外,谁敢来犯?

西边,曹操已经承认了他徐州州牧的身份。

南边,袁术正在和他相持,不可能绕过去偷袭。

北边,还有吕布坐镇小沛,互相救应。

何来变数?

没盘点出哪里有问题,便更想听听这个年轻人的说辞。

刘备微微抬头,声音平缓又和蔼:“哦,何出此言?”

苏哲看到刘备嘴角略微爬上来的笑意,便知道根本没信他,

苏哲摇摇头,暗叹了一口。

看来得提醒得直接些。

“袁术和刘将军对峙良久,无法取胜,吕布觊觎徐州已久,又素来没有信义,若知道你不在,必然会伺机来取下邳。”

哦,看来这小子知道的还挺多。

于是刘备缓缓地笑道:“你怎知吕布觊觎徐州已久?”

苏哲看了刘备片刻,眼神微转,又看向了关羽。

你们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啊,在考我么?

苏哲的神色严肃起来:

“刘将军不知,关将军难道不知吗?”

关羽望了一眼苏哲,目光垂了下来。

的确,吕布刚来时,大哥让徐州。那日若不是他和三弟以眼色警示,吕布便差点领了徐州。

所以关羽对吕布素来有心防备。

刘备斜瞥了一眼关羽,未动声色。

他岂能不知?要不然,为何出征前对下邳守城之事慎重再三?

不过,下邳城高墙厚,加上张飞和丹杨军,任是吕布,一时间也是无可奈何。

这么一想,刘备便抬眸淡淡看向苏哲:“无妨。有翼德守城,何惧之有?”

眼看刘备还这么淡定,苏哲内心暗暗着急起来。

唉,刘将军呀!提醒了半天,你还是盲目信任你三弟之勇。

你就没算到他醉酒误事?

劝你赶紧回家看看真是不容易。

苏哲心里一急,话就脱口而出了:

“难道刘将军忘了张飞将军喜欢喝酒?难道不会喝酒误事?”

此语一出,刘备眼神冷了半秒。

这一下,戳到刘备的痛处了。

三弟什么都好,就是喜欢喝酒,喝酒还必豪饮尽兴!

一旦喝高兴了,除了他和关羽,谁都劝不了。

虽然大军出征之前,他吩咐了幕僚陈元龙盯着张飞不许喝酒。

但谁知道能否盯住呢?

眼前这个半路碰到的盱眙流民,居然如此了解三弟?

这若说是平常州民流亡至此,谁能相信?只怕是袁术找来扮演成流民的奸细!

刘备心里的弦一下子紧紧绷了起来。

他望向关羽,关羽眼中的戒备之色更是浓重。

此刻,任是谁也不可能不怀疑苏哲的身份了,关羽的声音瞬间冷峻了起来:

“说!你到底是何人?”

苏哲见二人神色有异,知道刚才话说快了,心下有点慌。

可自己是穿越之人的身份实在无法说出口啊!

说出口了我能解释清楚?

我解释清楚了你们能信?

苏哲看着二人,心中暗暗叫苦。

此时还能走不?要不就当我没说......

苏哲只不过一瞬的犹豫之色,就被关羽尽收眼底,解读成奸细的心虚表现,不由大怒:

“说!”

苏哲望着震怒的关二爷,知道开弓没有回头箭了,只好开口老老实实说道:

“我是盱眙的流民......”

这话一点儿没假,本就是盱眙的流民。

可关羽彻底发作了:

“流民会知道这么多?你是不是袁术的奸细?!”

话音未落,关羽掂起座旁的青龙偃月刀,挟卷着风声,呼一下架到了苏哲的脖子上。

盱眙和下邳相隔上百里,就凭一个流民,风一吹就要倒,一日走不了二十里,如今却告诉他们下邳有变,吕布要来夺城,还提醒他们谨防三弟喝酒误事。

先不论内容真假,能知道这么多的,不是袁术的奸细怕也是曹操的奸细。

目的怕是要将他们骗回下邳。

冰冷沉重的大刀,狠狠架在苏哲的脖子上,压得苏哲虚浮的双腿站立不住。

锋利的刀锋带着一股血腥味儿,更是熏得苏哲心中一阵发潮。

而这刀锋只消一转,锋利的刀刃就对准了他的颈部动脉。

生死只在一瞬之间了!

霎时,一股热血急速冲上了大脑。

这也太太太不按套路出牌了!

即使是原本从容不迫的苏哲,此刻也难免有些慌:“别...别...有话好好说嘛!”

一天之内,先是差点饿死,现在又是要被砍死。

他能入选史上最惨穿越者吗?

而此时的关羽丹凤眼一眯,寒光四射。

一手压住青龙偃月刀,一手指着苏哲大喝:

“区区小儿,来历不明。竟然敢捕风捉影,信口雌黄,诬陷大将,是不是袁术派来的奸细,来此假传情报?说!”

关羽心中已经对于苏哲没有一丝信任了。

盱眙流民?

现在的盱眙流民到处都是,流民有他这样的么?

关羽相信,只要大刀一出,此人必定扑通跪下,痛诉他是受人胁迫来此假传情报。

然后大哥大概率会发发慈悲,让他走人。

仅此而已。

苏哲见已经惹怒了关羽,急忙看向刘备。

却只见关羽对面的刘备神色凝重,稳坐如钟,微敛双目,一副生人勿近的神色。

苏哲见状,心里顿时明白了。

这流民身份,实在难以让二人信服他能知道这么多信息。

此时也怨不得被他们疑心为奸细了。

关羽此举,定也是刘备所想。想施以重威,观他言行,来进一步证实他们的猜测。

苏哲心中顿时大苦起来。

自己本已活了过来,何必来军营中多此一举?

这样的乱世,哪有无缘无故的善。

他一个陌生人,就算揣着24K如假包换的满腔好意,没有一个合理的身份解释,他们怎么会信?

刚才的确是鲁莽了。

高估了自己的处境,又低估了刘备和关羽的戒备心。

他们起兵十余年,怕是见过不少刺杀和阴谋。

二人这个警惕性再正常不过。

这么一想,苏哲当即稳住心神,冲着关羽摆摆手,缓缓说道:

“关将军息怒,我说便是。不过可以先把刀放下吗?”

“我饿了几天,刚被刘将军施粥捡回来一条命,此刻腿还在打飘。”

“关将军这把刀再多放一刻,我可受不住了。”

关羽见苏哲只慌了一刻,便恢复了镇定,心中更是疑惑。

这小子果然有问题,还不是一般的问题。

哪有这么镇定的流民?

刘备却摆了摆手。

呼——

关羽单臂轻轻一掂,那把冰冷而沉重的大刀,立刻从苏哲脖子上撤下。

苏哲摸了摸脖子。还好,没破皮。

只是刚才大刀带着力道架上来,撞得肩膀酸痛。

这个莽夫!

虽然能理解二人的戒备心,但此刻身体上的不适,却让苏哲起了一股莫名的怒意。

苏哲边揉肩膀,边在心里送给关羽一个大大的白眼。

关羽怒目而视,刘备抬眼定定看着他,不说话。

苏哲手揉着脖子,脑子却飞快地转了起来。

刚才进门前,想说自己是流民,偶尔听来了一些消息。

此时斟酌一番,却发现甚为不妥。

听来的消息?哪里听的?何人说的?

那就说我师从高人,特来指点时局?

请问师承何处?

那就说我自己便是高人,早都猜到时局?

可我这一身褴褛......高人混成了这副样子?

那就说我一直仰慕刘将军,有意追随,所以才了解这么多的?

那又从哪个渠道能了解到这么多内幕呢?

连吕布觊觎徐州之事都能知晓?

且不说自己原本就只认识军营外的那群流民,编造的任何身份,一经对质,早晚都要戳穿。

而且这世上有什么身份,能如此了解张飞和吕布的意图?

二人也是当世豪杰,阅人无数,并非傻子。

这样的谎言,怕是除了显得更加可疑之外,没什么用处。

况且一个谎话,要十个谎话来掩饰。

苏哲有点后悔,自己刚才把报恩这件事想简单了。

本来只想提醒刘备赶紧回下邳,没想到一句话要几句话来解释,而这几句话又要更多的话来解释。

这下,解释不清了。

那......就此坦白,说我是穿越而来的?

这么一想,苏哲的内心反而平静了。

虽然苏哲不觉得坦白是一个明智之举。

但对于刚刚才复苏的脑细胞来说,胡编乱造实在太伤脑子。

苏哲自打从五岁后就不说谎了,刚才又试着推演了一番,结论是,自己胡编乱造的能力,果然在这些年没有任何进步。

与其胡乱编造,被识破之后无力申辩,还不如彻底坦白算了!

实话实说,虽然离奇,但最起码不会违背自己一向做人的格调。

况且,刘备是什么人,仁德之主啊,再怎么离奇,看在我一心为他的份儿上,也不会太为难吧。

更况且,这事儿很快就能证实。

这么一想,苏哲便打定了主意,眼神也坚定起来,清了下嗓子,从容不迫地开口了。

“二位既然如此疑心,我就不瞒二位了。”

“我是穿越了时空的后世之人。”

后世之人?穿越?

关羽一愣,看向刘备。

刘备平生也算颇有见识,却从未听过“穿越”一说。

心下难免也是吃了一惊,但面色却平静如常。

苏哲继续道:

“现在发生的一切,和还没发生的一切,只要曾经记载过,我大多有所了解。”

“所以,我才知道吕布觊觎徐州,也知道刘将军留张将军守城,更知道张将军醉酒,而吕布乘机攻伐,一夜便取了下邳。”

“张将军醉酒之中逃出下邳,已经顾不上家眷,刘将军的妻小则尽陷城中!”

“而袁术却收买吕布追剿你们。刘将军为此溃败奔逃到海西,流离失所。前面多年的积累一朝尽失!”

苏哲说到这里,心情沉重起来。

他还没说出更惨痛的。

若不是刘备的确在这里败得太凄惨,他也不会鲁莽前来,将自己也搅和了进来。

刘备被吕布夺了城之后,又被一路追击,人困马乏,流离失所,将士断粮,困顿不已。

苏哲记得,甚至军中还有吃人肉被刘备责罚的记载。

苏哲抬起头,脸色庄重得不像是一个十七八的年轻人:

“刘将军,我不是任何人的奸细。只是因为在后世,读到刘将军的故事,敬佩将军匡扶汉室的赤胆忠心。”

“如今,见将军危在旦夕,而我有缘受将军救命之恩,便斗胆泄了天机。”

“我所说的这一切,恐怕在明日,后日,甚至今晚就会发生,再不回去,恐怕就来不及了!”

苏哲脸上的神情添了一丝悲切,话音中的沉重意味,让刘备心中一凛。

原本,刘备心中已经认定,这小子十之八九有问题。

还等着听这个小子会编出怎样的谎言。

却万万没料到,苏哲居然给了他一个惊破天的解释。

而且虽然离奇,但逻辑上是完全讲得通的。

吕布的确觊觎徐州,而且言语无状。

三弟的确好酒,刘备心中也唯恐他因此误事。

袁术若是联合吕布堵他的路,这事儿袁术也做得出来。

吕布若是以重金贿之,加上已经夺了徐州,做起围追堵截这忘恩负义之事,更是没有任何心理负担。

苏哲说的字字句句,都是有可能发生的。

若是真如苏哲所说,自己是泄露了天机来相助于他,这事儿就是大事。

苏哲的身份若是真的,他恐怕就得赶紧往回赶了!

刘备倒吸了一口凉气,重新看向了苏哲。

眼前的这个青年,身着粗衣,脚踏草鞋,身形孱弱,灰头土脸。

嘴里说出的是惊天的消息,脸上微带焦急之色,眼神认真诚恳,神情不卑不亢。

刘备微一侧脸,眼睛依旧盯着苏哲默然了片刻。

总览此人之前后言行,不似他见过的任何一个奸细。

依照多年的识人经验,刘备最终在心中下了一个定论。

苏哲,不会是奸细。

可是,穿越一事,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关羽也盯着苏哲,微微眯了眯眼。

理智告诉他苏哲的话是扯淡。

从后世穿越?

你有本事从我刀下再穿一个给我看看?

但理智也告诉他,苏哲的话是有道理的。

他们在此与袁术相持已久,久则生变。难保袁术不会联合吕布来个釜底抽薪。

吕布那人,从进徐州的第一天,关羽就看得很清楚,是一个包藏着狼子野心的人。

这几天,关羽和刘备日日在推演,苏哲说的情况,他们也曾推演过。

只是凭空推演,并无依据,所以只在心中留下一个顾虑。

如今,苏哲居然将这个顾虑直接给坐实了,还警告他们,可能明天、后天就会发生,实在让关羽如芒在背。

苏哲看着二人神色,缓缓出了一口气。

看起来,两人像是信了。

不管是相信他的身份,还是相信了他的预言,最起码是信了一样。

人有时是非常矛盾的,既担心这是事实,又不愿这是事实。

所以当有人来戳破幻想时,被戳破的人,心中五味陈杂,很是复杂。

虽然此时,苏哲的头莫名地有点晕,但腿还能坚持,便耐心地等着,等他们二人整理好心情。

刘备望着苏哲,望着望着,突然心中起了一个想法。

乱世出人才,各路英雄群起,也不免有各路名士追随。

有些名士为了能够让英雄为之侧目,会用惊世之语来提高身价,一步登天。

难不成此人也想出仕,所以编造穿越者的离奇身份来让我重用?

想到此处,刘备心潮渐平,看向苏哲的眼神也变得更为平和:

“此事我知道了,多谢义士相告。”

苏哲心头一轻,长出一口气。

既然刘备已经相信,报恩目的已经达成。

今后就祝愿刘皇叔躲过此劫,事事顺心了。

“那我就此告辞了。”

说完,苏哲再次望了一眼刘备,庄重揖手,然后转身准备走。

刘备见此情景,目瞪口呆。

这小子还真是玩弄我于股掌啊!

居然不是来投奔的!

那编造穿越者的身份有何目的?

看苏哲也是肉胎凡体,为何要说自己是穿越者?

若不是,此事便依旧存疑。

若是,这样洞悉天机的人,他怎能放过?

此事重大,必须再诈一诈苏哲。

想到此处,刘备立刻向关羽使眼色。

关羽心领神会,高声喝道:

“世上凡言牛鬼蛇神,皆为妄语!是拿来愚弄百姓的把戏!”

“你开口便托名自己是后世穿越而来,匪夷所思!”

“我等如何知道你对于下邳之论断,所言非虚,不是妄加揣测?”

“你又何以证明你真是后世之人?”

苏哲心里叫苦。

果然,说了这么多,还是不信。

好吧,不轻易相信别人,也是乱世必备的优秀品质。

苏哲慢慢转过身来,叹了一口气:

“要证明么?也好办。我来自后世,人人从小读书,我也曾苦读十六载,华夏历史上下几千年,都略通一些。二位可以试问一二。”

苏哲刻意隐瞒了自己的真实实力。

苏哲从小记忆力就相当出众,又尤爱历史,对于华夏史是相当熟悉的。

但是,穿越已经很离谱,你还说自己精通,听起来就很......自大。

被贴上负面的标签,恐怕今晚就很难走出这座大帐了。

但即便是隐藏了实力的话,也已经够刘备和关羽面面相觑了。

这人莫不是个欺天瞒地的超级骗子?

还是个得了癔症无药可治的疯子?

人人皆为学子?那谁去种地,谁去当兵?

苦读十六载?莫不说学富五车,学富十车都有了。

几千年的历史,任君询问,这口气还真不小!

继续阅读

相关推荐

书友评论

    没有数据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