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小说网 www.175box.com

秦萱顾隼童渊全章节在线阅读_童渊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看小说一定不要错过童芋写的《离婚后,傲娇上司跪求我官宣》,主角是秦萱顾隼。主要讲述了:【双洁+男主总裁/退役军人+先虐后宠+追妻+契约婚姻】 【男主洁癖,矫情,难伺候。 女主过目不忘,学霸,职场达人。】 秦萱这辈子做的最下贱的事,就是没名没分地跟了自己的上司顾隼三年。原本想当个时间管理大师,不料和上司的合约还没结束,老公提前回国了。 ———— 顾隼说:女人只会影响我赚钱的速度,她也一样。 顾隼说:我是睡了她,但我这辈子就算是孤独终老,断子绝孙,也不会跟女人认真,更不会动情,我的字典里就没有爱情两个字。 顾隼说:笑话,男子汉大丈夫,跪天跪地跪祖宗,岂会跟女人下跪求婚!不要面子的吗? 后来。 秦萱带着一对活泼可爱的龙凤胎儿女去跟别人相亲,还扬言要包养新晋顶流小生的那天,整个安城的媒体都疯了。 震惊!顾总当众宣布自己已婚已育! 震惊!顾总包下整个安城的花店和灯箱循环播放自己的结婚证! 震惊!顾总他在人民广场上跪榴莲,还哭着大喊我错了夫人再爱我一次!…

《童渊》精彩章节试读

点击阅读全文

“这里是三千块,拿好了!今晚能讨我欢心的话,我会额外再给你小费……”

秦萱摸出一把红彤彤的钞票,满脸得意地在顾隼精致绝伦的脸上轻轻地扇过,然后松手,钞票顺着他的脖颈和锁骨的曲线,张张散落在地上。

男人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地上的钞票,一手搂着她,低声下气地迎合,“是。”

她扭着腰肢,指腹划过男人饱满而肌理分明的胸肌,肆意挑逗。

不得不说,顾隼长得可真好看,两道剑眉斜飞,狭长的桃花目微眯,身材更是好得很,两条腿又长又直,属于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那挂,就像漫画里走出来的男主角似的,分分钟把她迷到腰软起不来床。

把顾总当成她的男宠,甩下一把钞票就能翻他的牌子,这种感觉舒爽极了!

“秦萱,你在做什么?”

一道清冷而矜贵的男声在耳边响起,振聋发聩,瞬间把沉浸在温柔乡里志得意满的秦萱给拎了出来。

那人一身纯白的西装,戴着金丝眼镜,整个人都沐浴在阳光里,清澈而纯粹,清雅高贵如天神,居高临下地俯瞰自己和同样一丝不挂的顾隼,眼神里带着深深的厌弃和不屑。

秦萱面红耳赤,慌慌张张地找衣物遮蔽身体,这样的场面让他看见,都是一种亵渎。

秦萱顿时觉得自己低到了尘埃里。

他迅速把目光移开,甚至后退了两步,像是生怕被她的肮脏气息沾染了一般。

“秦萱,你竟然背着我找男人,你这……你这自私卑劣、肮脏下贱、不知廉耻的女人!”

他嘴唇哆嗦着,几乎连用来形容她此刻情境的词语,都无法顺利地从他高洁的嘴唇里吐出来。

“唐……唐子墨,我……你听我解释……”

“还解释什么,时间管理大师,嗯?”

被正牌老公捉了个现形,惶恐,羞耻,害怕,卑微,自责,委屈……

所有的情绪一起涌上心头,秦萱捂着脸痛哭了起来。

一道白光闪过,随后,“轰隆……”

秦萱睁眼盯着晦暗的虚空看了好几秒,并没有看到唐子墨的身影,这才松了一口气。

原来只是个梦。

想到梦里前半段的缱绻,秦萱忍不住在心里骂自己。

该死,怎么连做梦都还要跟顾隼纠缠不清?

她抬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

又是一道闪电,从窗帘的缝隙里渗透进来,照亮这极有质感,却布置过分整洁的卧室。

卧室的大床上,男人光裸着后背,阴影绵延到侧脸,下颌的线条流畅又精致,只是后背上有道长长的疤,一直蔓延到被子里去,勾勒出凌厉而残缺的美感。

他曾经是退伍军人,这一身饱满而充满力量感的肌肉,极容易让女人想入非非。

“轰隆……”

顾隼被吵醒,不耐烦地深呼吸一下,就好像这电闪雷鸣都是秦萱带来的一样。

秦萱小心翼翼地往床沿上蹭了几寸,与他保持着一个安全距离,这才试探着,轻声唤道:“顾总……”

看在昨晚她表现尚可的份上,顾隼鼻子里“哼”了一声表示他听见了。

“顾总,我今天晚上……可不可以……请假?”

“嗯?”

顾隼对她向来都是惜字如金,能用一个字表达的,绝对不会用两个字。

这是在问她请假事由。

刚才做那样的梦,实在是日有所思。

秦萱心里实在没底,声音就更小了,像蚊子哼哼:“唐子墨,他……他提前回来了。”

三年前,她老公唐子墨出国深造,秦萱跟了顾隼。

当时合约签的是三年,等到唐子墨回国的时候,刚好他们之间的关系就结束,时间管理得明明白白。

可谁知道,昨天唐子墨发消息告诉她,今晚7点的飞机抵达安城,提前了整整一个月!

秦萱忐忑地等着顾总的答复,可顾隼没动静,沉默了像是有一个世纪那么久,就在秦萱以为他睡着了的时候,顾隼轻飘飘地吐出来一句:“合约上有写请假的条款吗?”

没有。

秦萱在心里答了,但嘴上没说出来。

她在顾隼手下,有好几重身份。

正常的工作时间里,她是顾氏集团的HR经理,在偌大的集团里职位不高,与身为总裁的顾隼差着好多级,按照公司的正常升职流程,恐怕她还得奋斗二十年才有希望站到顾总面前。

也不知道顾总怎么就看到她这种中下层的职员了,在她最艰难、最孤立无援的时候对她伸出援手,当然他这个报酬也收得毫不客气。

然后她就成了顾总的私人特别助理,除去作为HR经理工作时间外的所有时间,随时待命为顾总服务的那种。

这么一算,等于她全年365天,每天24小时,全部都是顾隼的,机器人都比她休息时间长,周扒皮都直呼内行。

这种完全不符合劳动法的合约,秦萱还无法拒绝,因为她当时需要钱,需要很多很多的钱。顾隼给她的薪水确实很可观,能从根本上解决她的难题,她又没有别的选择,就答应了。

她给顾隼当私人助理,工作内容包括但不限于工作上和生活上。总之,她秦萱就是顾总的一块砖,哪儿需要就往哪儿搬。

也不知怎的,后来顾总就给她搬到床上去了。

秦萱还想垂死挣扎一下。

“顾总,可你一开始就知道我是已婚……”

这一句话彻底把顾隼前半夜积攒的那一点点满足感给败没了。

他猛然翻身,压在秦萱的胸口,三个指头捏着她的下巴,力道大得几乎要把她的下颌骨给捏碎。

“所以呢?”

想拿着他给的工资,去勾搭别的男人,呵。

女人果然都是贱骨头,即便是用能力、才华、好看的皮相伪装过的女人,也不例外。

那双眸子,因为吃痛,与他对视的目光显得楚楚可怜。

顾隼忽然觉得索然无味,不过是一件小玩意而已,自己生什么气?

他松开了秦萱,语气冷冷的。

“滚吧。”

对他突如其来的坏脾气,秦萱已经习以为常。

她麻溜的下了床,足尖点地,在衣柜前穿好了衣服,像只猫儿似的,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轻手轻脚地下楼,拿起放在沙发上的手袋,离开顾隼的临水别墅。

雨势已经收了些,但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

别墅前面的院子里停着好几辆车,秦萱从手袋里摸出车钥匙按了一下,钻进一辆白色的玛莎拉蒂。

一脚油门轰下去,车迅速冲进了雨幕里,飞驰在凌晨空旷的大街上,秦萱紧绷的神经才稍微放松下来。

晚上唐子墨她肯定得去见,阔别三年的老公回来了,她连面都不露,没有这种道理。

顾隼不给她批假,她就自己想办法。

她缓了两口气,把车停在空无一人的路边,然后从手袋里掏出平板电脑,给秘书处的同事发邮件:“你好,请把顾总最近三天的日程安排发给我,谢谢。”

秘书处也给力,居然大半夜就真的把日程表发过来了。

秦萱仔细研究了一番,心里有了主意。

2.

天都快亮了,秦萱索性也懒得回住处,就在车里打了个盹。

醒来时雨已经停了,天光大亮,她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去了公司。

进门的时候,秦萱凑到前台,胳膊肘撑在台面上,从手袋里掏出两张票在前台的裴静眼前晃了晃,神神秘秘地压低声音:“看,这是什么?”

前台归行政和人力资源部管,裴静是她的下属。

裴静定睛一看:“哇,绿袖子乐队的演出门票欸,小钟超喜欢的,我帮他抢了好几天都没抢到,你从哪儿弄到的?”

小钟是她男朋友,一个网球教练。

秦萱大方地把门票往她怀里一塞,“送给你。”

裴静高兴得两眼放光,又难以置信,“真的?”

“嗯,我今晚刚好有点事,去不成了。好不容易抢到的票,总不能浪费吧,你说是不是?”

裴静开心得要飞起,却又有些为难,“可小钟今天晚上有工作……”

“他做的不是一对一的私教吗,跟客户道个歉改一下期就好啊!

裴静用力点头,“也是!我这就打电话给他!”

毕竟,演出可不是天天有,搞不好人家乐队一辈子也就来一次安城呢!”

看着裴静兴高采烈的样子,秦萱微微一笑,回到自己的工位上,静候佳音。

她凭借着过目不忘的超强记忆力,对于公司的人际关系和重要客户情况门儿清。

顾隼明天晚上要和一位重要客户共进晚餐谈一份重要合同,这个场合用不上她。

如果客户明天晚上要送儿子去上网球课,那么顾总的商务晚餐,势必就得改到今天。

而裴静的男朋友小钟,正是这位客户儿子的网球私教。

她擅长利用这种蝴蝶效应来制造便利。

果然,一个小时后,秦萱收到秘书处的新邮件:顾总最近三天日程修订。

……

晚上7点,机场。

“萱萱!”

人群中一声惊喜的呼唤,打断了秦萱的思绪。

一身白衣的唐子墨,高大帅气,脖子上挂着耳机,笑容明媚,走过来拥抱秦萱,一下子就让她成为了机场大厅里的焦点。

“唐……唐子墨。”

“你还是这么拘束,总要连名带姓的叫我。”

唐子墨嘴上有几分嗔怪,却深情地看着她,低头轻轻地在她额头上印下一吻。

许是这吻的温度太高,秦萱被烫得像只兔子一样跳起来,推开他,后退了两步。

她甚至慌忙掩着自己的领口。也不知道昨晚顾隼有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什么痕迹,今天早上没来得及仔细检查,可别让老公给看见了。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秦萱连忙道歉:“对不起,我……可能是太久没见面了,有点不习惯。”

当初赶在他出国前匆忙领了结婚证,两人不曾有过任何亲密关系。

他在国外的这三年时间里,两地有时差,加上秦萱实在是每天24小时都贡献给工作了,很少有自己的时间,所以联系并不多。

“没关系,慢慢习惯就好。”

他的笑容干净又纯粹。

“我的萱萱啊,最纯洁了。放心吧,我不会冒犯的,即使以后能每天在一起,也会尊重你的。”

这话说得秦萱特别心虚。

要是哪天被发现自己其实是个跟上司不清不楚的坏女人,他得多失望啊!

唐子墨倒没有注意到她的表情,他开心地搂着她的肩膀,另一只手拉着行李箱,往外走去。

秦萱低着头,却不知道为什么,对于他的肢体接触有些排斥,总觉得他的手像火炭一样,隔着两件衣服,都烫得她皮肤难受极了。

原本她还怀有一丝幻想,和顾隼的三年合约结束,她就离职,从此往事尘封,以后好好跟唐子墨过日子。

可现在看来,连自己心理上的这一关都过不了。

这个无间道,她玩不来。

秦萱用力地咬着嘴唇,很快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

见她站住,唐子墨微微侧目,“怎么了,萱萱,看你脸色不太好,是不舒服吗?”

秦萱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直面了他的目光,一字一句地说道:“唐子墨,我们分手吧。”

“分手?”

唐子墨似乎吃了一惊,脸色也变得严肃了些。

他一把拉过秦萱,深深地看着她,“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得绝症了?”

“没有。”

秦萱回答得很快。

“你爱上别人了吗?”

秦萱迟疑了一下,脑子里不知为什么,倏然划过了顾隼那张精致又阴沉的脸。

可她跟顾隼……配谈爱这个词吗?不过是上了而已。

她也不觉得爱上顾隼是什么好事。

“没……没有。”

见她都否认了,唐子墨松了一口气,很快就笑了起来。

他笑起来的时候眼角微微眯起来,是那种人畜无害的阳光大男孩的样子。

“我知道你为什么这么说了。萱萱,你是担心我爸妈不接受你,对吧?放心吧……”

话还没说完,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唐子墨低头看了一眼,“我妈。”

他直接把手机开了免提。

董佳玉的声音传出来。

“你个臭小子,下飞机还不赶紧回家,都等你吃饭呢!”

她顿了顿,“你是不是跟萱萱在一起?你先回家,这样,明晚叫她来家里吃饭,一定得来啊,叫不动她你小子也别回来了!”

唐子墨赶紧答应,“怎么会,萱萱早就想来家里看望您和我爸呢。”

挂了电话,他宽慰道:“别想那么多,萱萱,你看,我天天在我妈面前夸你呢,有用吧!”

“……”

秦萱想拒绝的,叫他这么一说,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了。

真相太难以启齿,如果贸然提离婚,引起他怀疑的话,都是安城叫得出名字的高门大户,又怕顾总脸上不好看。

如果到时候给他惹麻烦了,顾隼肯定不会让自己好过。

唐子墨没注意到她的神色,反而是眉飞色舞地说道:“萱萱,我这次回安城,就不走了,咱们抽时间把婚期定下。明晚你好好表现哦!”

怎么办,明晚吃饭的时候故意掉链子,让唐家父母不喜欢她,不接受她,还是先拖一拖,回头再慢慢说?

明天这顿晚饭,恐怕比鸿门宴还难吃,秦萱想想就头皮发麻。

继续阅读

书友评论

    没有数据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