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小说网 www.175box.com

黑眼圈很黑怎么办(白迟迟苏墨卿)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黑眼圈很黑怎么办)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由著名作家“黑眼圈不黑”编写的《小娇娇惹了大佬后,被抬进豪门了》,小说主人公是白迟迟苏墨卿,喜欢看霸总类型小说的书友不要错过,主要讲述了:“大哥哥,你是不是不行啊!” 一次醉酒,她迷迷糊糊地惹上了一个帅哥,还想和他做做羞羞事。 可谁知,那人却一本正经,说她还小? 她正想反驳,却发现…… 后来,不食人间烟火的佛子突然转性了,经常抱着一个小姑娘,无时无刻不跟着,生怕她出事。 众人都问:“这是总裁的女朋友?” 他答:“已有身孕,是妻子,谢谢!” 传下去,豪门老男人娶了个十九岁的小娇妻,实力演绎老牛吃嫩草!…

《黑眼圈很黑怎么办》精彩章节试读

点击阅读全文

酒吧里响着震耳欲聋的音乐声,舞台上一个长发男人弹着吉他唱得撕心裂肺。

所有人都在欢快的舞蹈,发泄着白天的苦闷,人群中只有白迟迟白着小脸无所适从的拉着好朋友庄菲儿的手。

“菲儿,我有点累,我们去旁边坐会吧。”

音乐声太大,在学校关久了的庄菲儿早就被这个环境迷得昏头转向,晃动的脑袋压根听不到白迟迟在说些什么,她只能一个人挤出了人群。

累极了的白迟迟走到座位喝了一口之前剩下的果酒,然后看着人群中还没有回来的小姐妹,她低着头自己去卫生间。

酒吧里响彻云霄的音乐声,震得白迟迟头皮发麻。

她到了卫生间才舒了一口气,把捂着耳朵的手放下,可在附近盯了她许久的男人掐掉了手中的烟,立刻尾随了上去。

白迟迟和好朋友庄菲儿进酒吧的第一时间,男人就盯上了白迟迟。

那小巧精致的脸蛋,那走动起来柔软的腰肢儿。

男人之前还故意走近白迟迟身边,闻着少女那清馨的体香,他不停的咽着口水。

看起来年纪就很小,很嫩,肯定是没有被男人碰过的雏儿,少女的滋味儿是不一样的。

男人盯着白迟迟眼睛快出火了,他幻想着白迟迟躺在他身下承欢,舌头不停的舔着嘴唇,“宝贝儿,快出来,等不了了……”

白迟迟压根不知道从她进酒吧的那一刻起,危险就在一步一步的靠近她。

“空调坏了吗?”白迟迟从卫生间出来,感觉浑身热到不行,不一会儿,她头上都是汗。

她赶紧到了洗手台,打开水龙头,泼了很多水在脸上,可还是无济于事。

“好热……”白迟迟皱着眉头揪了一下领口,这还是菲儿借给她的衣服,明天要还的……

她又把水龙头打开,使劲朝着脸上泼水,怎么还是这么热?

!!!

突然白迟迟脑子里有个炸弹响了……

她不得不承认,她看的小说情节好像发生在了她的身上,她喝了一杯有问题的酒……

完蛋了!

这是白迟迟最后的想法。

“去找菲儿!”

白迟迟强撑着身体出了洗手间,她暗中观察着周围,果然她刚出卫生间,一个猥琐的男人就死盯着她。

“靠!”

要是跟这么丑的男人发生点什么,白迟迟恨不得当场去世,简直恶心反胃想吐。

强烈的不适感让白迟迟又生出了力量来,她扶着墙壁,踉踉跄跄的走着。

其实她很想叫救命,可是刚刚试着开口,喊出来的声音让她脸红。

白迟迟只能忍耐着生理带来的羞耻感,震耳欲聋的音乐声掩盖住了一切,也没人看到卫生间走廊上的白迟迟。

白迟迟扶着墙壁走得越来越慢,她好像听到了那恶心男人的呼吸声。

恶心的呼吸声让她着急的向外奔去,一个不注意,她撞着什么人了。

硬邦邦的身体把白迟迟撞得一个激灵儿,晕乎乎的脑袋也得到片刻的清醒。

白迟迟强撑脑袋抬头,目入眼帘的是一个高大、身材伟岸,看起来有点不敢惹的男人。

她也知道自己这一次在劫难逃了,但如果被后面的男人抓到,还不如向眼前的男人求救……

万一他是个正人君子,自己可以逃过一劫。

万一不是,他长得可比后面那个猥琐的男人好看几百倍。

一个呼吸之间,白迟迟就考虑好了,向眼前的男人求救。

“大哥哥,帮个忙,可以吗?”

白迟迟说完就撑不住的向男人靠近。

事情回到前几分钟,苏墨卿像一座大佛坐在酒吧的二楼贵宾区。

耳边不仅有鬼哭狼嚎的声音,台下还有一群人在群魔乱舞,他浑身散发的气息更冷了。

陆卓诚抱着两个穿得花枝招展的女人,看到苏墨卿的样子,他毫不犹豫的嘲笑。

“墨卿,这里是酒吧,不是你的会议室,你不用这么正襟危坐吧。”

苏墨卿的眼神像把利剑一样看向了他的好友,当然如果可以,他想把陆卓诚打一顿。

“陆卓诚,你没有说来的地方是酒吧。”

因为他的病无法控制,人太多的地方苏墨卿一般不会出现。

陆卓诚喝着美女喂的红酒,享受的在美女脸上亲了一口。

“可不是我要带你来的,是你家老夫人今天给我打电话,让我带你体验生活,别总把自己关在办公室看文件,弄得比皇帝还忙。”

“你可以拒绝!”

“苏老夫人的拜托耶,我要是敢拒绝,我爸知道了,不得弄死我啊。”陆卓诚又不傻。

“如果还有下次,我也可以弄死你。”

苏墨卿脸色微沉,目光寒冷,与这激情澎拜的酒吧格格不入,也跟花花公子陆卓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陆卓诚新认识了两个女伴,一个清纯一个火辣,他都抗拒不了索性一起带了出来。

可火辣的女伴明显更讨陆卓诚的喜欢,两人在角落卿卿我我,难免冷落了清纯女人。

清纯女人咬着嘴唇,看着陆卓诚和火辣女人接吻,她目光看向了一直在喝酒的苏墨卿。

这可是传说中不近女色,洁身自好的苏墨卿啊,要是她能成为他的女伴该多好。

怕是瞬间麻雀变凤凰,从此不再为生活烦恼了。

清纯女人很清楚自己的优势是那不施粉黛也惹人怜爱的脸蛋。

所以,一个呼吸之间女人抛弃了陆卓诚,踩着高跟鞋柔若无骨的想往苏墨卿身上倒。

“苏总,要不要人家陪你喝酒啦……”

“滚!”

就在女人要倒进苏墨卿的怀抱时,他直接站了起来,寒冷的眸子更是凝结成了霜,眼中止不住的厌恶。

“我去卫生间。”

苏墨卿拍拍自己的衣服,虽然女人并没有碰到他,但他还是觉得很脏。

苏墨卿看也没有看一眼清纯女人,就大步向前离开了。

陆卓诚从火辣女人的胸口离开,看着苏墨卿离去他说,“墨卿,卫生间可是艳遇的好地方,仔细点儿,别错过。”

说完他看了一眼坐在角落的清纯女人,手一挥,两个保安出来架着已经惨白了脸的清纯女人离开了酒吧。

“你也滚!”

苏墨卿本来就很痒的手更痒了,明天一定要把陆卓诚给揍一顿。

好友眼神越来越不好了,带来的女人竟然得陇望蜀想贴上他?

真是做梦!

苏墨卿是谁?

华都最大豪门苏家唯一的继承人,二十岁进公司,二十八岁就让集团的产业遍布全球,成为了当之无愧富可敌国的大富豪,可今年三十岁的苏墨卿还是个被好友们嘲笑的处男。

当然没有性生活的苏墨卿第一个是挑剔,他找不到可以让自己摆脱处男称号的女人。

第二,是因为苏墨卿患有女性过敏症,换句话说苏墨卿不能接触女人,一碰就过敏,严重还会窒息。

而这个世界上让他不过敏的女人一个是母亲一个是祖母。

他还没有找到第三个可以不让自己过敏的女人。

所以苏墨卿在华都有个传闻,他喜欢的是男人!

“明天一定要把陆卓诚的手机号放在同性网站上。”

酒吧太吵了,喜欢安静的苏墨卿被音乐震到心烦意乱,他快步走到了卫生间,可还没有站稳脚,一个少女扑到了他的身上。

真是躲过了初一躲不过十五。

苏墨卿根本来不及闪躲,可让他更震惊的是,少女碰到了他整个身体,可他没有任何不良反应。

震惊的苏墨卿很快被白迟迟缠上了,“大哥哥,救救我吧,求你……”

白迟迟带着哭腔的声音让苏墨卿回神,他来不及想‘是过敏症好了?’还是‘他碰到了第三个可以让他不过敏的女人?’

“怎么了?”

苏墨卿的声音很冷,应该是个好人吧。

白迟迟简单的给苏墨卿下了定义。

白迟迟朝着自己身后望了望,“我被人下药了,后面有人跟着我,帮帮我,求你了。”

苏墨卿一听,抬头就看向了白迟迟说的方向,果然那个猥琐的男人还在观望。

可能苏墨卿高大的身躯,让他不敢上前,但是又舍不得到嘴的鸭子就这么飞了,还在犹豫要不要离开。

“好。”

身形高大的苏墨卿回答后,一个打横,就把白迟迟抱了起来,然后转身离开。

猥琐的男人还是没有忍住,明明是他盯了一晚上的人,怎么被其他男人半路截胡了。

“先生,这是我女朋友,你把她给我就行了。”

猥琐的男人走到苏墨卿身边,衬着像个小土豆一样,苏墨卿压根都看不到他。

“滚!”冷冷的声音直接把小土豆给吓得跑了。

“好热……我好热……”彻底失去意识的白迟迟缩进了苏墨卿的怀里。

她的脸控制不住的贴着苏墨卿的脖子、脸,然后叹息,“不够,不舒服。”

少女独特的清香让苏墨卿一时之间有点慌神。

女性过敏症让他没有跟女人有过这么亲密的时刻,男人最基本的生理需求在他确诊了女性过敏症以后,他大概就觉得自己一辈子只能一个人过了。

可今晚上苏墨卿有点慌乱,怀里的少女一刻也不安静在他身上蹭来蹭去,压抑了三十年的苏墨卿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

苏墨卿为了确定自己的确可以接触白迟迟,他顶着王叔快要瞪出来的眼神,把白迟迟紧紧的抱在怀里。

“王叔,去最近的酒店!”

王叔给苏家开了快三十年的车了,从小王到王叔,一个称呼概括他的一辈子。

现在王叔看到了他家少爷抱着一个女人。

一个女人啊!

上天啊,他家少爷竟然抱着一个女人去酒店了。

阿弥陀佛,家里的老爷老太太知道了,牙齿得乐掉吧。

心里再多的惊涛骇浪,在王叔的脸上没有表现出来,车也平平稳稳停在了五星级酒店门口。

一路上白迟迟并不安分,她变成了一只缠人的小野猫,而苏墨卿是猫薄荷。

她在他的怀里抓来蹭去,不仅扯开了苏墨卿的领带,甚至于衬衣扣都快被她扯掉。

而苏墨卿从最开始的震惊到后面的面无表情,“王叔,今晚的事情我不想让第三个人知道。”

冰冷刺骨的眼睛盯住了王叔,他很快弯下了腰,“少爷,我明白了!”

就这样,苏墨卿顶着前台小姐姐异样的眼光,去了酒店房间,然后把白迟迟丢在了床上。

在床上获得自由的白迟迟,更是像鱼儿想要呼吸一样,扯着衣服,抓着被单,睁着迷离的双眼。

“大哥哥,我热。”

白迟迟撑着手,她也不想让自己发出那么羞耻,让人抠地的声音,可是她真的忍不住,所以她真的试着邀请着苏墨卿。

“我不是这么随便的人!”

苏墨卿扯了扯他的衣袖,虽然白迟迟的确是他可以碰触的女人,他也的确对她的身体产生欲望,但是他不会这个时候乘人之危。

那太可耻了!

苏墨卿在商场上的确不是好人,可面对白迟迟那单纯干净的脸,他下不了手……

“那你……帮帮我……”

白迟迟很痛苦,如果可以她真的想随便找个人,解决了这药带来的生理反应。

苏墨卿被白迟迟困难到了,这样的事情他好像还没有学过。

如果打电话给陆卓诚这个损友询问处理方法,他一定会被嘲笑,而且会被嘲笑到他入坟里……

一想到未来被损友们一起嘲笑的画面,苏墨卿去卫生间在浴缸放了水,然后又抱起了快被折磨得只剩下一口气的白迟迟,把她扔进了浴缸里。

冷水洒在身体上的那一刻,白迟迟以为得到了解脱,可是就一秒钟以后,那股抓心捞肝的感觉又涌心头。

为什么这么难受?为什么!

很快又失去理智的白迟迟抓住了苏墨卿的手。

“你冷静一点儿!”

“唔……好舒服。”

少女的声音像蜜糖一样在苏墨卿耳边响起,感觉粘糊糊。

白迟迟拉着苏墨卿的手就迅速贴在了他的身上。

“你够了!”

苏墨卿也没有想到白迟迟动作那么快,但是让他这个时候真的做点儿什么,他也太禽兽了吧。

白迟迟被折磨得脑子失控,但她最后跟苏墨卿说了一句。

“大哥哥,你是不是不行啊?”

2.

苏墨卿面无表情的把瘦弱的白迟迟扔到了床上。

他的太阳穴在疯狂的跳动,显然被刚刚白迟迟的质疑气到了。

可是白迟迟怎么会放过让她舒服的苏墨卿呢,反正都这个时候了,救命最重要。

所以白迟迟拿出了吃奶的力气,勾住了苏墨卿的脑袋,狠狠的在他脖子那里咬了一口。

苏墨卿面无表情的脸也瞬间变了颜色,可是看着白迟迟精致的小脸,咬着嘴唇可怜兮兮的模样,他只有喉头一紧,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你安静一点儿,我去找医生。”可已经被男性荷尔蒙围绕的白迟迟显然做不到放开苏墨卿。

“你帮帮我不行吗?”

白迟迟睁开湿漉漉的大眼睛,她自认为自己不丑呀,虽然小时候营养没有跟上,但是她现在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眼前这男人怎么跟当了和尚一样呢。

“你太小了。”苏墨卿皱着眉头想把白迟迟的手拿开。

“我十九岁了,成年了。”

她就是今年才毕业,自认为逃离了繁重学习生活的白迟迟,才没有抵抗住朋友的诱惑要来见识成年人的世界去了酒吧。

哪里想到第一次第一天就被人下药了,还倒霉的碰上了这个当了和尚的男人。

“不行。”

苏墨卿额头上也冒出了微汗,被白迟迟贴来贴去,他浑身也燥热了起来,但三十岁的老男人这点自制力还是有的。

斩钉截铁的声音让短暂清醒的白迟迟忍住了要脱口而出的哼唧声。

“那你帮我……找个人!”白迟迟虽然说的不是很清楚,甚至于含糊不清,但是苏墨卿还是听清楚了。

顿时苏墨卿脸色变得非常不好看,他得承认白迟迟的身体是引诱他的,但是作为男人这个时候他绝对不能趁人之危,占白迟迟便宜。

毕竟看起来还是个孩子,真的做出什么,他就是禽兽不如的狗东西。

但苏墨卿听完白迟迟说的那句话后,他舔了舔自己的后槽牙,这个狗东西当一晚上好像也可以。

白迟迟在床上生不如死,看着没有动弹的苏墨卿,她忍不住大声喊了一句。

“我要死啦,你不行,别人还不行吗?”显然这句话燃烧了苏墨卿这个老男人最后的理智。

他要让这个小丫头看看他到底行不行!

好吧,一晚上的白迟迟也见识了苏墨卿到底行不行了。

原以为是个解脱,没有想到这个男人更加禽兽。

折腾起来就没完没了的,白迟迟最后失去理智的时候,在苏墨卿脖子上面又狠狠的咬上了一口,左右一边一个,非常对称。

后来白迟迟沉沉睡去,苏墨卿还意犹未尽舔舔嘴唇。

苏墨卿透过灯光看着白迟迟身体上的痕迹,他怀疑他也被下药了,不然为什么她身上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呢。

毕竟是第一次做出这样事情的苏墨卿,他也没有想到其他办法,只能裸身起床去卫生间放好温水,然后把白迟迟放了进去。

最后又回到房间把被单换了,然后拿着浴巾把少女裹了起来塞进了被窝里。

就这么折腾白迟迟都没有醒,苏墨卿心虚的摸了摸鼻子。

算了,就这么栽倒在十九岁的孩子身上吧,反正他妈也一直催婚。

虽然女朋友小了一点儿,但是当孩子带,应该也不麻烦,他要不要在办公室弄个书桌呢?

这个年纪应该上大学了,苏墨卿想着以后还要去接白迟迟放学……

恩,好像听不错的样子,想象很美好的苏墨卿抱着白迟迟也逐渐睡着了。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在白迟迟脸上的时候,她就醒了。

醒来的第一时间,她感觉手、脚,整个身体仿佛都不是自己的一样。

最重要的就是她像个粽子一样被裹在了浴巾里,昨晚上发生的事情像放电影一般陆续在白迟迟的脑子里划过。

她只伤感了一秒然后就转头看向了睡着的苏墨卿。

太帅了,这是十九岁的白迟迟第一感觉。

高鼻梁,性感的嘴唇,当然还有那孔武有力的双臂,像块钢板一样,握住她的腰就移不动……

好吧,白迟迟想到昨晚上的事情脸又青又白。

她艰难的从浴巾里出来,然后把散落在地上干巴巴的衣服迅速的穿在身上。

虽然和这个男人发生了关系,但是她可没有打算要跟男人认识,还是先跑为上。

拖着不适的身体,白迟迟拿着自己的手机、钱包逃之夭夭。

掏出两块钱坐上了第一班公交车,白迟迟才回到了家中。

白迟迟的家在华都最穷的地方,房子是八十年代的老破小,房子外墙斑斑斓斓像垂暮老人脸上的皱纹,这房子也快要死了。

胡同口只能走下两人,电瓶车都推不进来,楼梯的灯从来都不亮,而白迟迟的家更破了。

总共加起来才三十平不到,白迟迟做饭洗漱睡觉都在这三十平的房间进行,而这个房子也是白迟迟早死的爹妈留给她的。

要不是曾经的白迟迟够狠,可能就连这么破的房子她也没有了,只能去睡天桥了吧。

白迟迟是孤儿,爹妈在她十四岁的时候出车祸死了,而死亡原因很简单,她妈偷人,她爸出轨,两人在车上吵了起来,然后车速过高翻车两人当场死亡。

你问白迟迟怎么知道的?因为她也在车里面,幸运是她活着,不幸的是爹妈都死了。

十四岁的白迟迟就突然没了爹妈,可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没人要她,不仅不要,还骂她扫把星,克死了爹妈,车都翻了她竟然没死。

早死的爹妈一毛钱没留给她,幸好当初双双出轨的爹妈吵架的时候,为了防止对方拿着房子去讨好外面的情人,一气之下把唯一的房产过户给了白迟迟,才让未成年的白迟迟有了窝,没有流落街头。

白迟迟回到家中,第一时间拉上了窗帘,然后脱下了身上干皱的衣服,她站在镜子面前就赤裸着身体看了看。

身上青青紫紫的一大片,只要有眼睛的人看到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白迟迟咬着嘴唇,眼睛里装满了眼泪,可是很快她手一摸擦干了眼泪。

独自活了五年的白迟迟知道,哭是最没有用的。

不就是失身了,她睡了那么帅的一个男人不亏!

“白迟迟,哭什么哭,不花钱就睡了一个优质男人,你赚了啊,要是菲儿知道了,指不定还夸你厉害呢!”

白迟迟很能安慰自己,这点能力都没有的话,她很早就把自己饿死了。

不像现在多好,她把自己养的蛮不错,上完了初中,上完了高中,至于大学?暑假多赚钱也不是不能上的。

“就当是梦吧,明天醒来是什么样子还是什么样子。”白迟迟给自己煮了一碗面,很快就吃完了,然后擦嘴倒床睡觉。

天大的事情也没有睡觉重要。

继续阅读

书友评论

    没有数据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