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小说网 www.175box.com

天师府小道士小说全集小道士小柒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天师府小道士小说全集》精彩小说

看奇幻仙侠文,千万不要错过柒月又小雪的《天师府小道士》,主角是小道士小柒。主要讲述了:有个从来抓不到鬼的小道士还俗了,大婚这一天,师兄弟没有一个到场的,全城的鬼却都聚在了婚礼的上空, 想替这个总是心肠很软、碎碎念很唠叨、最后却娶了个小狐狸的小家伙挡一道雷劫, 可是那天啊,晴空万里,什么都没有发生。…

《天师府小道士小说全集》精彩章节试读

点击阅读全文

龙虎山,位于庐陵郡西南20公里处。据说道教神人张道陵曾在此炼丹,丹成而龙虎现,山因得名。

其实龙虎山真正出名的便是山中天师府,历代天师府皆以降妖伏魔为己任,不追求沽名钓誉而被世人赞誉。

时至大暑节龙虎山里难得清幽透凉,山林小道之中此时有一个身穿蓝色道袍约带着一顶太极阴阳图道帽莫十五六岁的少年一步步踏着山路石阶前进。

若是近了瞧他的小脸粉嫩可爱,山上的师兄们特别喜爱他这张脸,用手一戳便如那刚出炉的馒头陷落下去。

他是师兄们的吉祥物,在天师府内唯独他可以不打坐,不修仙,不捉妖。只是随着年龄增长他也有不得不承担的责任,他一步步踏阶而行,稚嫩脱俗的脸上却显得十分坚定,只是此时他的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

道士,道士,小相公,狐狸姑娘钻被窝。

睡觉,睡觉,小相公,今夜红烛入洞房。

这个声音软声软气光听着这声音便能想到一定是个可爱的人儿,会让人爱不释手的宠溺着。

只是小道士听到这个声音却如同十分厌恶眉头一皱便瞧着山上,在往前一点便是天师府护山大阵,只要进了那里这个声音便再也听不见了,想到这些他加快了脚步。

那声音的主人停顿了一会却也是丝毫不在意只是依旧跟在他后面不厌其烦的念叨着:

道士,道士,小相公,狐狸姑娘钻被窝。

睡觉,睡觉,小相公,今夜红烛入洞房。

这声音如同催命符一般,只要一念起小道士脚步便会加快许多,待那声音念叨了几遍小道士终于来到了天师府护山大阵。

小道士右脚一抬一道透明涟漪幻化而出,这是护山大阵自动辨识来人的方式,若是仙人那便没有丝毫影响。若是妖怪……

小道士嘴角微微上扬露出奸黠笑意随后跨入护山大阵中,在外人看来那小道士便是凭空消失一般。

这龙虎山随着小道士的消失重归平静,风吹动树叶发出沙沙响声。

一道人影从密林深处走了出来,一个约莫和小道士同年的姑娘穿着一身交领齐腰儒裙满脸迷惑望着小道士身影消失的地方。

那姑娘有一单薄的玉唇配合那消瘦的小脸显得十分惹人怜爱,只是她却有一双摄人心魄的狐狸眼,单单瞧见一眼魂魄就如同被吸入那眼眸之中。

那姑娘抿了抿嘴似是下定决心,伸出自己那纤细修长的手指轻轻戳了过去。

啪!

一道雷电凭空出现如同一条电蛇缠绕与她指尖随后碰撞出一阵青烟,那姑娘惨叫一声倒飞而出,随后落在地上。本来雪白的手指此刻被那雷电炸黑清晰能看见一丝丝血肉。

那姑娘咬着牙将眼眶里打转的泪水憋回,满肚子的委屈似是无处安放,只是呆呆望着那小道士消失的地方。

小道士透过护山大阵冷冷瞧着这一切奶生小脸显得颇为老道。

真烦人!

他愤恨骂了一声朝着深处走去。

下山前师兄们曾说妖怪是最会欺骗人的,特别是好看的妖怪,遇见了千万别心慈手软,降妖伏魔是天师府宗旨。

人总有第一次,除妖也有第一次,他那些个师兄们告诉他,眼睛一闭桃木剑一落,妖怪就嗝屁了,千万别有心里负担。

可他这次下山非但一个妖怪没杀还稀里糊涂救了一个被和尚困住的小狐狸。

这小狐狸真能骗人,竟然说自己是他的有缘人,还要他做她的小相公。

小道士气的满脸通红指责她:“人妖殊途!大逆不道!”

没曾想她却赖着自己,这一路害得自己一只妖怪都没抓住!活该!

小道士想到这些一阵头痛,这次下山可是肩负重担,想起师傅他的叮咛嘱咐,三百七十六个师兄翘首以盼的目光他便头皮发麻。

他一路走一路开始思考,排在三百七十六的师兄胡晓曾经大义凛然的告诉他,出了事莫要慌,先想想谁的责任,若是自己的更要想清楚怎么推给别人!

这一招真他娘有用!每次出了事都靠着排在三百七十六的师兄胡晓这招化险为夷,这一次应该也可以。

他喃喃自语排练起来:“这次下山忙着拯救灾民去了,替他们种了一个多月田。皮肤都晒黑了一丢丢。”

“路上遇到一个老婆婆快要嗝屁了,临终想见见千里之外的儿子,徒弟替她续命一直到她跟她儿子相见。”

念叨念叨着便到了天师府大门前,瞧着那鎏金朱漆尊贵庄严的天师府三个大字,小道士脸色苍白,怎么办?这理由还不够充分。刚想调头躲到角落去却不曾想被他那一百十七师兄瞧着。

一百十七师兄拿着把苕帚本还在打扫地面却不曾想一眼瞄到最小的小师弟,喜的他一抛苕帚大呼一声:“小师弟回来啦!”

天师府严禁大呼小叫,这一叫打破山门清规如同一石激起千层浪,越来越多粗狂的嘶吼响起。

“小柒回来啦?”

“回来啦!在门口!”

“快快快!小柒回来了!”

小道士没有名字,他是掌门师傅捡回来的孤儿,刚好排在三百七十七,于是乎众师兄们就给他起了三点水的柒,叫了一声小柒。

小道士长大了疑惑不解:“那有没有两点水的七?”

“没有!”他师傅吹胡子瞪眼。

“一点水的有没有?”

师傅愤恨一声:“那他娘是错别字!”

“无量天尊,师傅你说粗话?”

老师傅被气哭了。

小道士此刻如同庙街里一个充满香火的炉子,百来个师兄皆是迫不及待争抢过来抱他几下,愣是憋的小道士涨红了脸吐着舌头,若是黑白无常经过怕是能捡个漏。

咳咳!

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捋着他那拖的老长胡须缓缓走来,瞧见老者来临众师兄纷纷如同见了猫的老鼠畏畏缩缩作揖行礼:“师傅!”

小道士一个激灵赶忙作揖行礼:“师傅!”

那老者满意点了点头伸出手将小道士作揖的手托住随后环顾四周:“都免了吧!”

众人如释重负,倒是小道士此刻冷汗直流,他这师傅心疼他,但也十分严厉,小脸上一滴冷汗滑落,内心默哀祈求。

原始天尊,太上老君在上,天师老祖宗在上千万保佑师傅别再这提修行的事!

“这次修行灭了几只妖啊?”老者面如春风袭来笑眯眯望着小道士询问道。

靠!夭寿了!

小道士暗骂一声。

2.

“什么?”师傅他老人家棺材板像被人偷了一般气的暴跳如雷:“一个都没有?”

小道士抹了抹脸上口水:“一个都没。。”

这话再次从他口中说出来不仅是师傅,就连围在他身边的三百多个师兄们都是面如土灰。

天师府建派一千多年,以降妖除魔卫道为己任,更是人间七十二正道标杆,这种肩负重担的感觉就如同每一个世人都对天师府翘首以盼不容有失。

那悬挂在崖墓上的两百零二口棺材更是一种警示,不除妖积累功德,修为不够,天劫来临之际便是醒神毁灭之时。

过度的宠爱就成了放纵,别说师傅,他们这三百多个师兄更是难辞其咎。从小不让的这个最小师弟吃苦受罪,到了如今却发现事情发生变化的有些无法控制。

小道士虽然贪玩但明白错的是自己,他的十六师兄告诉他,挨打要站直,有错就要认,他双膝跪地磕了头十分坚定朝着师傅说道:“徒弟愿受门规处置。”

“你……你还以为逃的了吗?”师傅结结巴巴说道:“带他去兜率宫。”

“是!”四五位师兄拖着小师弟随着人群浩浩荡荡开向兜率宫。

兜率宫坐落于仙岩极顶之上,它坐西朝东,五进而起,九根大柱支撑屋面,象征九五之尊的帝王宫殿,长宽足足两百多丈,高更是有六丈之多,彤壁朱扉,重檐丹楹,上覆灰色琉璃瓦,四周为花岗岩护栏,甚是庄严。北侧入宫,左右这副篆全楹联是:“自领名山司洞府,别开真境近人寰”。

这是他们讲道参禅之处,也是赏罚之处。小道士全程被师兄们架着过来一路悠哉不已,待被丢在光滑地板之上便死鱼一般。

这从小可没少看师兄们受罚,哪个不是被抽的皮开肉绽?现在轮到自己那身临其境还有前人经验在那小道士本就白嫩的脸上更是死灰一块。

师傅拿起三柱香用法术点燃随后朝着祖师爷三拜:“天师府第六代传人张道陵教徒无方特请祖师戒尺一用,无量天尊,望祖师大德护佑天师府迷途弟子及时归返。”

待说完这话一旁十三师兄恭恭敬敬拖着托盘而出,那朱红托盘上承放着三尺长朱黑戒尺,整体浑然天成犹如一件艺术品,但在他们这些人眼中这个戒尺不知抽出了多少哀嚎痛苦。

师傅皱巴巴的大手提起戒尺来到小道士身边提着戒尺晃晃悠悠点着小道士:“手!”

小道士看着戒尺靠来自知难逃厄运颤颤巍巍的将道袍掀开露出自己右手,掌心向上举在胸前。

那右手不似师傅苍老皱巴,不似每位师兄有着持剑日久留下的老茧,只有粉红嫩色。

“啪!”

戒尺抽向掌心发出一声脆响,小道士只感觉一股火辣辣的疼痛蔓延到心里,这般十指连心的疼痛小道士却死死咬着牙只是鼻息发出一声闷哼。但这狠狠的一下如同抽在那些师兄身上,尝试过戒尺的师兄闭着眼攥着拳头不敢看那个被他们宠溺的小师弟,是他们的放纵害了小师弟。

啪!

养你何用?不能灭妖!

啪!

下山何用?不能除魔!

啪!

回来何用?一事无成!

每打一下张道陵他都痛心疾首,瞧着这孩子那手已经被抽出了殷红鲜血,却还颤抖着将手举好任由他抽打。但一想到崖墓上两百零二口棺材他便不敢心疼!

他们是散仙!若不替天行道灭了妖魔鬼怪积累功德,那么天劫来临便是死路一条。若是哪天他羽化成仙谁来教导他?

啪啪啪!

一连十几下含着泪抽上去活生生抽的小道士嚎叫出来。

啊!

小道士蜷缩着身体,心脏如同被人搅拌了一般,那只手更是控制不住发抖,凄厉惨叫回荡在空旷大殿,有些与小道士亲近的师兄此刻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恳请师傅算了。

小道士内心一暖暗道一声,小道士也是有骨气的,挨打要站直!抽息着鼻子左手死死扣住右手手腕缓缓将手抬起:“师傅……”

张道陵提着戒尺浑身发抖,这浑小子也不知给他一个台阶下,这不是逼他抽死自己的爱徒嘛?

“师傅……不……不好了……”

正在此时外面传来一个焦急万分的声音,张道陵内心一松长舒一口气,来的正好!众师兄更是如释重负瞧着外面心想最好出点大事。

一个踉跄身影窜了进来跪在小道士身旁,小道士吸着凉气丝毫抬不起头,但听声音应该是自己二百五师兄。

“师傅……护山大阵抓住一只妖精,请师傅定夺。”

“妖精?”

“这方圆百里哪个妖精不知道我们天师府护山大阵的厉害,别说靠近,龙虎山都不敢上。”

“是啊,还有这般不长眼的妖精?”

师兄们窃窃私语议论着,此刻小道士呆在了那里,这龙虎山算得上是方圆百里妖精的噩梦,本地妖怪根本不敢靠近,除了……那个外来的小狐狸。

张道陵眯着眼看了看失态的小道士缓缓开口:“带上来!”

“是!”

约莫片刻二百五师兄提着一只妖精摔在了地上,那只妖精被粗暴丢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哼,那软绵绵的声音如同晴天霹雳一般将小道士劈醒,他克制着颤抖的身体转过去瞧了一眼。

只见那只烦人的小狐狸被捆妖索捆绑住,整个身体贴在冰冷的地板上,嘴角淌着鲜血一双狐狸眼惶恐不安望着他,那双凉薄唇齿几次将话憋了回去,她想求救嘛?小道士神情呆滞望着她,内心念叨着,可千万别让我救你啊!这他娘会被他师傅抽死!

“大胆狐妖!竟敢擅闯天师府……”

张道陵怒目而视,两指并拢直指狐妖,一股仙家威严压的小狐狸透不过气来。

“大胆!”

三百多个师兄皆是怒目而指,强大的威压生生震的小狐狸元神不稳几次差点打回原形。但她却倔强护住自己化成的人身。

哼!

张道陵一甩道袍冷冷说道:“自古以来人妖势不两立,妖以人精元为食,人以除妖为己任,今日既然你送上门来正好拿来给老夫徒弟试手,畜生也算死得其所!”

一听试手众位师兄大喜,他们的小师弟终于可以不用因为没有除妖而受罚,更能借此成为一个真正的天师。

继续阅读

相关推荐

书友评论

    没有数据
0